首页|欢迎访问华医云
首页 >今日药闻 >华医动态

美国《国家地理》长篇幅聚焦中医药,称其是现代医学应深入发掘的“最大宝库”

  小编导读

      近日,美国《国家地理》杂志1月刊长篇幅刊载文章《传统疗法如何改变现代医学:长期被西方科学所忽视的传统中医疗法正在诞生尖端治疗方案》,该文以耶鲁大学药理学教授郑永齐领导研发团队从传统中草药中制备治疗癌症的药物PHY906(YIV-906)为例,指出中医药将在未来医学中扮演重要角色。

640 (1).webp_副本.jpg

  以下文章摘选自《传统疗法如何改变现代医学:长期被西方科学所忽视的传统中医疗法正在诞生尖端治疗方案》,有删改。

  传统疗法如何改变现代医学:

  长期被西方科学所忽视的传统中医疗法正在孕育尖端治疗方案

  作者:PETER GWIN

  翻译:徐婧

  在我手中,抱着一颗温暖、跳动的心脏,大概垒球大小。它是一个由猩红色、粉红色和白色组织组成的发光球体。

  我可以感觉到它的收缩,并听到它仍在流动的液体的嗖嗖声。它很粘,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在看到Paul Iaizzo从地下室实验室的一只被镇静了的猪中取出它后,器官活了近八个小时,将它连接到模拟动脉和静脉的管子上,然后用电击让它重新跳动。虽然它在这只猪身体之外,但是由于一些看不见的力量,心脏会自行变化形态。这令人目眩神迷。

  猪的心脏仍在跳动,部分原因是明尼苏达大学外科学教授Iaizzo用中药来治疗它。

  当我抓住跳动的猪心并听Iaizzo描述中药是如何作用于心脏并让它恢复跳动的,我不禁想,中药是否可以挽救我父亲萎缩的心脏,或者有一天它可能会拯救我或我的孩子。

  从北极到亚马逊,从西伯利亚到南太平洋,许多文化都发展了自己的传统疗法,但中医药拥有最古老的持续医学观察记录,是有待现代医学深入发掘的“最大宝库”。

640 (1).webp (1)_副本.jpg

  与传统中医相比,很少有学科在健康界引发如此激烈的争论。Iaizzo和其他许多研究人员通过尖端科学的视角研究传统疗法,并发现了一些可能对现代医学产生深远影响的结论。从北极到亚马孙,从西伯利亚到南太平洋,许多文化都产生出了属于自己的传统疗法。但中医药拥有最古老的持续医学观察记录,是有待现代医学深入发掘的“最大宝库”。

  中国传统医学的记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当时的医生开始分析身体,解释其功能,并描述其对各种治疗方法的反应,包括草药、按摩和针灸。2200多年来,一代代学者增添并完善了这些知识。

  如今,传统医学仍然是国家医疗保健系统中充满活力的一部分。

  从研究的角度来看,它很可能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来自美国和欧洲一流大学的科学家,包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杜克大学和牛津大学,以及亚洲的许多大学,正在研究癌症、糖尿病和帕金森病等疾病的传统治疗方法的科学基础。

  将现代与传统融合的做法也在更多民众中传播。当他们没有从西方医学中找到解决办法时,美国人越来越多地转向传统疗法,特别是针灸,现在已经被一些健康保险计划所涵盖。而拔罐,一种涉及抽吸的肌肉疗法,也得到许多专业运动员的认可。

640 (1).webp (2)_副本.jpg

  在美国,互联网促进了草药销售的增长,草药通常比医生处方药更便宜。患者可以在线阅读有关传统疗法的信息,在亚马逊网站上订购草药,并观看YouTube视频,了解如何在家中进行准备。

  2017年美国草药制剂销售额达到80亿美元,比2008年增长68%。

  现代医学发展利用还原论思路,不能满足复杂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新的整体观思路应被考虑。从经验医学发展出来的中医药利用这种思路,对东方人的治疗和保健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你也会发现一些反对的声音,比如一些人反对使用动物药,一些人警惕部分中草药的毒副作用。

  医学史学家Paul Unschuld批评了这些看法,他说:“人们通常只看到他们想要看到的东西,而并没有充分考察其优点和缺点。”

640 (1).webp (3)_副本.jpg

640 (1).webp (4).jpg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刊载文章掠影

  耶鲁大学药理学教授郑永齐说:“现代医学发展利用还原论思路,不能满足复杂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新的整体观思路应被考虑。从经验医学发展出来的中医药利用这种思路,对东方人的治疗和保健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如何从老祖宗的智慧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重点,去伪存真需要严谨的科学研究方法和坐冷板凳的决心。不能人云亦云一概而论。” 郑永齐笑着说:“不要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扔掉。”

  他认为,人们常常忘记了最古老、最有效、被科学证明的药物之一阿司匹林的诞生就来自传统医学 。

  古埃及人使用干桃金娘叶来治疗疼痛。而希波克拉底——公元前4世纪的希腊医生用柳树皮提取物治疗发烧。但直到19世纪,欧洲科学家才发现两者中的活性成分都是水杨酸并将其合成。

  “这一切都始于人们观察柳树皮是有效的,然后用它来治疗疾病,”郑永齐说:“在这种情况下,科学遵循医学,而不是相反。”

  阿司匹林并不是传统治疗中发现现代药物的唯一案例。中国的一位学者屠呦呦就在青蒿素中发现了抗疟疾物质。这项名为青蒿素的研究药物被认为可以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并为她赢得2015年诺贝尔奖。

  当我跟随郑永齐去耶鲁的迷宫实验室时,我的鼻子长见识了。他的团队正在分析各种草药的特征,以研究它们的药用价值。在各种实验的咕噜声中,我闻到了黑胡椒、迷迭香、樟脑、生姜、辣椒、肉桂和其他我无法辨认的香味。

  郑永齐将他的研究重点放在科学领域,开发用于慢性病如乙型肝炎的抗病毒药物。但他也想知道是否有其他治疗方法。现在他找到了一个可能在癌症治疗方面取得突破的药物。他打开一个罐子,递给我一小撮粉末 ——四种草药的混合物,他称之为PHY906。

  “品尝它,”他说。我把一点点粉末放在舌头上。尝起来是苦的,有甘草的味道。

  郑永齐指出,在20世纪90年代,许多癌症患者因副作用(包括腹泻和严重的恶心)而停止了化疗。完成整个化疗过程的患者往往寿命最长,因此遏制副作用,可以提高预期寿命。

  他的同事Shwu-Huey Liu是一位精通文言文的药物化学专家,他搜索了耶鲁图书馆的大量早期中文医学文献。在一本名为《伤寒论》的书籍中,在略微褶皱的印刷纸上,她发现了一种有着1800年历史的可以治疗腹泻、腹痛和肛门灼热的黄芩、甘草、芍药和枣的混合配方。

  郑永齐的团队开始尝试不同的配伍。在过去的20年中,他们已经从小鼠的试验转向临床。正如郑永齐所希望的那样,几乎所有服用草药配方的患者都能缓解恶心和其他胃肠道不适,并且还有其他惊喜发生:他们的肿瘤比没有服用草药配方的患者缩小得更快。

  当我抓住猪心脏时,我能感觉到它的节奏减慢,直到最终停止。几小时前猪死了,现在它的心业已停止跳动。它的颜色似乎暗淡,就像一条鱼。当它死在一个渔夫的手中时,会失去闪电般的黄色光芒。

  当我抓住父亲的手,感觉他的脉搏终于停止时,我想到了在医院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内心,在我的肋骨内弯曲和晃动,并想知道其他的谜团。

在线客服
咨询电话:

0851-86768228

二维码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