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欢迎访问华医云
首页 >今日药闻 >华医动态

中药不能想吃就吃,因为「用药如用兵」!

  小编导读:「用药如用兵」,这句话的内涵远远大于我们的一般理解。此文略长,但相信它不仅能刷新你的中医观,还能助你养成战略眼光。

640 (1).webp (3).jpg

  喜欢中医的人经常会听到一句话:「用药如用兵。」

  这句话,出自清代徐大椿《医学源流论》中的《用药如用兵论》。徐大椿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我们可能更熟悉,是徐灵胎。

  这节课,我们逐句解读这一篇文章,把它吃透。

  1「圣人之所以全民生也,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而毒药则以之攻邪。」

  古代圣贤保全人民日常生计的方法,就是把谷物作为主食,果品作为副食,牲畜作为补益之品,菜蔬作为充养之物。

  其中的五谷指粳米、小豆、麦、大豆、黄黍;五果是桃、李、杏、栗、枣;五畜是牛、羊、猪、犬、鸡;

  五菜是:葱、韭、葵、藿、薤(这里的葵该是指冬葵,古代的主要蔬菜之一;藿,指的是豆叶,实际指的是吃的比较粗糙的疏食,薤(xiè),就是我们俗称荞头的东西)。

  其实,现代的主食、水果、肉食、蔬菜都有很大变化,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太着眼于以上的字眼,应该根据当地所有,保持这几类食物进食的均衡就可以了。

  这里一开始就讲食物,也蕴藏着一个意思:能用食物解决的,就不要用药物。

  不少食物本身就有一定的药用功效,现在国家不是颁布了一百多种药食同源的食物吗?

  2「故虽甘草、人参,误用致害,皆毒药之类也。」

  药物都有较强的偏性,称为毒药,它们是用来治病的。治病原则是:实则泻之,虚则补之。

  如果没有虚,即使是甘草、人参这些补益的药物,错误地使用了,也会造成危害。因为对于没有虚的人,吃它们就会造成有余之证。

  这句话对我们很多人的养生是有警戒意义的。我们现在很多人,不管有虚没虚,都吃石斛,吃冬虫夏草,这是典型的「不吃对的,只吃贵的」。

  3古人好服食者,必有奇疾,犹之好战胜者,必有奇殃。」

  就像魏晋时代的名士喜爱服食五石散或服外丹药,由于药性霸道,必然产生重病。这就好比贪求作战、逞强好胜的人,一定会招致大祸。

  这里提醒我们,即便有虚证,需要补,一般情况下还是缓补好。一方面副作用少,另一方面是吸收得好。

  除非你是大伤元气之类的,一般不要轻易用峻猛的补。峻猛的补,可能有时是见效快,但也可能遗留下一些药性霸道造成的副作用。

  4「是故兵之设也以除暴,不得已而后兴;药之设也以攻疾,亦不得已而后用。其道同也。」

  部署军队用来消除较大的祸害,是不得已才动用;调配药物用来治病,也是不得已才使用。两者的道是相同的。

  作者的意思,也是食物或者其他的方式能搞定,就不要轻易用药物。兵者,国之重器,不得已而用之,药也一样,这是「用药如用兵」最重要的含义之一。

  5「故病之为患也,小则耗精,大则伤命,隐然一敌国也。以草木之偏性,攻脏腑之偏胜,必能知彼知己,多方以制之,而后无丧身殒命之忧。」

  如果疾病造成祸患,小患会耗散人体精气,大祸便伤害性命,疾病就好比一个敌对的国家。

  用药物的特性,攻治脏腑有偏的疾病,如果能做到既了解疾病之偏,又掌握药性的全部,就可以用多种方法制服病患,这样才不会有丧失性命的忧虑。

  6「是故传经之邪,而先夺其未至,则所以断敌之要道也;横暴之疾,而急保其未病,则所以守我之严疆也。」

  这里的「传经之邪」,指的是病邪是可以按六经,循着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经来传变的。

  所以,治疗六经病,一是要治疗当时病的那条经,二是要预判病邪的可能传变,调理它尚未侵袭的部位。这就好比打仗要切断敌军必经之路一样。

  对于来势迅猛的病势,医生的方略是赶快守护那尚未致病的部位,就好比守卫我方险要疆土,守稳了,再来反击。

  比如中医治疗癌症,就经常用这个策略。

  因为得癌症时,病邪本身就扩展得很快,来势凶猛,假如又用了西医的放疗、化疗,人体正气的损伤已经很大。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守稳,扶助人体正气。等正气充实了,再去攻击病患。

  7「挟宿食而病者,先除其食,则敌之资粮已焚;合旧疾而发者,必防其并,则敌之内应既绝。」

  对挟带积食而造成的病,首先消除那些积食,就好比烧毁敌方的财物、粮食;这种病多见于积食泻泄,或小儿积食发热。

  消除了积食,病也就好得差不多了。

  对合并旧病而发作的病,一定要防止新、旧病邪会合,就好比使敌方的内应断绝。

  比如原来有哮喘的病,哮喘的病根多半是有伏痰,假如碰上感冒,就很容易被诱发。

  碰到这种情况,治疗的时候,既要驱外感之邪,也要化内部潜伏的痰,防止它们里应外合。

640 (1).webp (2).jpg

  8「辨经络而无泛用之药,此之谓向导之师。」

  辨明经络就不会有泛泛而用的药物,这好比有了向导或先头侦察的部队。

  比如柴胡走肝胆经;葛根、羌活走太阳经;白芷、升麻与葛根走阳明经,这里的葛根既走太阳经,也走阳明经;苍术走太阴经;细辛走少阴经;吴茱萸走厥阴肝经等。

  这些药物,既可以作引经报使的使药,也可以作为进入所调之经或组织的药物。

  9「因寒热而有反用之方,此之谓行间之术。」

  依据寒热便有反佐的方法,这好比分化、离间的策略。

  什么叫反佐呢?比如大寒之证,要用附子、干姜这一类大热的药物,但是因为大寒证对上大热药,两者反差太大,所以这个大热的药物要进去,身体可能会抗拒,不给它进去。

  聪明的做法是在大热的药物基础上,略加一点点寒性药,让身体误以为这个药物跟自己是同性质的,那么它的接受程度就大。

  比如仲景用的白通加猪胆汁汤,整个白通汤是大热的,而猪胆汁是寒凉的。还有,古人也喜欢在大热的药汁中加点童子尿,也是这个意思。

  这就有点像西方讲的木马计,假装自己人,像间谍一样,先混进去了,然后再起治疗作用。

  这就是行间之计。

  10「一病而分治之,则用寡可以胜众,使前后不相救,而势自衰。」

  一种病如果分割开来治疗,那么用少量药物就可以战胜众多的症状,使它们前后不能互相救援,病势自然衰退。

  比如,有一个药方叫越鞠丸,为行气剂。具有解各种郁的功效,主治郁症。由香附、川芎、苍术、神曲、栀子五味药组成,所治是以气滞为主。

  气滞则血行不畅,或郁久化火,或聚湿生痰,或食滞难化,都属郁症。

  但又可以进一步分为气、血、痰、湿、食积与火之郁,共六郁,症状繁多。

  方中香附疏肝解郁,以治气郁,为君药;川芎辛香,为血中气药,活血祛瘀,以治血郁,又可助香附行气解郁,为臣药;栀子清热泻火,以治火郁;苍术燥湿运脾,以治湿郁与痰郁;神曲消食导滞,以治食郁。栀子、苍术、神曲这三药共为佐药。

  以五味药治六种郁,诸法并举,既有各个击破、使各种郁前后不能相救的意思,也有以香附治疗气郁为主,重在调理气机,治病求本的内涵。

  11「数病而合治之,则并力捣其中坚,使离散无所统,而众悉溃。」

  几种病如果同时治疗,就要集中药力作用到它们的主要病机上,使它们分散而没有统领的力量,那么众多的病患就可以完全溃散。

  比如之前某一讲我举过一个例子,一个女病人来了,她同时有甲状腺结节、乳腺增生、子宫肌瘤,还有慢性胃炎,还失眠。

  那么对于西医来讲,这是五个病症,应该是分开治疗、分别对待的。但在中医来看,它们是关联的。

  这种病人,心情往往比较郁闷,这在中医属于肝气郁结范畴。当人体的气不畅通,由它推动的血跟水液也不容易流通。那么就容易停留、郁积在局部,形成类似于甲状腺肿、乳腺增生、子宫肌瘤这类的肿物性疾病。人体内的肿物,在中医看来,往往不是痰就是瘀。

  至于慢性胃炎,属于消化系统的疾病,跟心理的关系相当密切。在这种案例上,多半是肝气犯胃;大白话讲,就是心情的不舒畅引起的胃部不舒服。

  再来说失眠,失眠在这里,在中医看来是肝郁化火扰心,源头还在肝。

  从中医的角度,就可以从肝这个源头去把握,在治疗上进行一体化处理,比如以疏肝解郁为主,兼活血化痰散结,还有清热。

  综合来讲,对于这五种病症,可以集中药力作用到它们的主要病机上,就是以疏肝解郁为主,再兼顾其他分病机。这些分病机,可以一次兼顾,也可以各个击破。

  这就是「数病而合治之,则并力捣其中坚,使离散无所统,而众悉溃」,因此能够在一个处方之中,完成以上五种病症的治疗。

640 (1).webp (1).jpg

  12「病方进,则不治其太甚,固守元气,所以老其师。」

  病势正在进展,就不宜在病邪猖獗时攻治,应坚守正气,这好比使敌军疲怠的方法;

  比如《黄帝内经》就有:「兵法曰:无迎逢逢之气,无击堂堂之阵。刺法曰:无刺熇熇之热,无刺漉漉之汗,无刺浑浑之脉,无刺病与脉相逆者。」

  当敌军兵锋正盛时要避其锋芒,待其兵锋受挫时再行攻击;当敌军严阵以待时不要盲目攻击,待其懈怠时再行攻击。

  刺法犹如兵法,也应避其锋芒,择机治疗。刺法也记载有,热势炽盛的不能用刺法;大汗淋漓的不能用刺法;脉象盛大躁疾的急病,不能用刺法;脉象和病情相反的,也不能用刺法。

  13「病方衰,则必穷其所之,更益精锐,所以捣其穴。」

  病势正在衰退,就一定要穷追病邪去处,再增加精练勇锐的药物,这好比摧毁敌人巢穴的方法。

  14「若夫虚邪之体,攻不可过,本和平之药,而以峻药补之。衰敝之日,不可穷民力也。」

  对邪气伤身而正气已衰的人,攻治不可迅猛,应主要运用性味平和的药物,而用性味猛烈的药物辅助它。

  这好比衰弱困败的时候,不可竭尽人民的力量!

  15「实邪之伤,攻不可缓,用峻厉之药。富强之国,可以振威武也。」

  对邪气正盛,正气还充实的人,攻邪不可轻缓,应主要运用猛烈的药物,而用性味平和的药物调和。

  这好比富有强盛的国家,可以振军队的威武!

  16「然而选材必当,器械必良,克期不愆(qiān),布阵有方,此又不可更仆数也。孙武子十三篇,治病之法尽之矣。」

  选材一定要恰当,器具必须要精良,限定日期,不得延误,排列阵式,要有方有法,这些又是数不胜数的。《孙子兵法》十三篇,治病的方法完全包括在里面了。

640 (1).webp.jpg

孙武:春秋末期齐国人

  兵法是谋略。谋略不是小花招,而是大战略、大智慧。所以,它对任何领域都有指导意义,当然,也包括中医。

在线客服
咨询电话:

0851-86768228

二维码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