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欢迎访问华医云
首页 >今日药闻 >经典医案

化积消毒怏治疗细菌性瘌疾

李兆年,男,26岁。初诊日期:1952年6月20日。

不慎误食变质食物感染流行之细菌性痢疾,发热恶寒,体温增高,腹痛下痢脓血便,里急后重,大便镜检有大量脓细胞及红细胞住院治疗用抗生素口服,病情刚有缓解,因食桃子2个,当即觉得胃口痞胀满闷,仿佛觉得胃体运动极微弱,下腹亦觉胀气,欲呕不欲食,心中甚觉恶心烦躁坐卧不宁,下痢脓血黏液里急后重又较前加重,人厕十余次,小便量少,身冷倦怠乏力,略略畏寒,舌质淡红微胖,苔黄腻微垢,脉濡数。此湿热痢疾,肝脾胃不和之证治之以下方:

茯苓12g,法夏15g,紫苏梗9g,炒枳壳9g,槟榔9g,吴茱萸3g炒黄连3g,炒黄柏9g,炙甘草3g,生姜3片。水煎,日分3服。

治疗经过:服用1剂后,嗳气数次,胃脘痞塞有所缓解,稍觉舒适便泻次数仍频脓性黏液较多,但时有矢气排出,里急后重略略减轻,未曾呕吐。2剂服完第2日晚上来诊述今日排便3次,除少量脓性黏液外,并有较多不甚消化之食物残渣一并排出,腹中胃口顿觉舒畅许多,胃中痞塞及下腹胀气已经消除,思饮食,食淡盐稀饭,又食宽汤素面条各1碗,觉胃体已经运动消化。舌淡胖腻浊苔已退,上方加党参9g、焦术12g,服3剂,下痢、胃痞诸证若失。

【评按】急性痢疾肠炎感染,用苦寒药太过或误食生冷不易消化食物,易致中焦脾胃阳气伤损,寒热有形之物互结于胃口,或满腹饱胀疼痛,或满而不痛,仅为气痞,气机因此不畅,大肠结滞之湿热更难清理消导。若再用苦寒,病证必然加重,病程必然加长,甚至迁延难愈。本例治方寒热并用,苦降辛开,除湿和中,俾气机升降复于常态,则中脘胃痞可除,下焦大肠湿热得以清理或类仲景之半夏泻心汤理法。

 

在线客服
咨询电话:

0851-86768228

二维码

关注微信